兔子先生


谢谢你们的关注喜欢点赞和评论
(´∀`*)
你们都是天使

文章偶尔推【主要是怕被嫌烦233

一个通知

今天中午才看到这个消息

如图,有意者请联系企鹅号

这个坑我在贴吧会一直关注下去的,因为说不定哪天就有人会续写下去,到时候我会继续转载给大家!

消息来的突然,对不起各位



2018-09-17

龙狐传【转载,已授权】

  “为还地界太平,女娲大神将她的上古的法力复衍到我体内,好让我族有力同蚩尤抗衡。可族内长老认为我年纪轻轻,未经磨砺,比不上久经沙场,抛头颅洒热血的他们,一致认为我担当不起这份神力。”
  
  “哈哈哈,说白了就是贪图这上古之法,摆明让你分他们一杯羹堵嘴。”
  
  “我肯定是驾驭得了。我说这些就是要让你明白,我有能力带领你们在七年之内诛灭蚩尤,铲除魔军,保你精兵营继续战无不胜。不过,我也需要你们帮我做件事。”
  
  “说罢。既然是我们选上你,自然会对你马首是瞻。”
  
  韩重言双眸一促,冷冷想道:李太白,你早晚会来战地帮蚩尤吧……你先不仁就别怪我不义。我说过了,自己靠过来,便别再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2018-08-07

龙狐传【转载,已授权】

  “您去?吴将军,您怕是还不了解这精兵营。有一点,外族人不明白,你我心里却该明白。蛟军能战无不胜,精兵营绝对功不可没,可是又有多少人知道,这个秘密武器啊,尽是由怪胎组成。他们不受管束,松散无律,视军纪若无,可人家一上阵就拿得稳当,龙王这般严明的人都为他们破例了一次又一次,资本在那摆,就怪不得人家恃宠而骄了,依着他们那无法无天的性子,若相上哪位……得,管这人合不合适,管他胡不胡来,那就得是他们主帅,胆敢派他们看不上的人做主帅,下达的命令便有可能会被他们当作耳旁风。”
  
  “孙统帅意思是……他们宁可违抗军令,也不会破意屈服?”
  
  “是啊,连龙王都降不住他们这点。”
  
  “那臭小子这么急着...

2018-08-07

龙狐传【转载,已授权】

  - 第103章 -
  
  精兵营
  
  
  夜深原野。厩里的马,牢里的牛,圈里的羊,皆无动静,连嚼草声响也消失灭迹。
  
  受训生们在账蓬内喝得热火朝天。
  
  李太白不想再呆,掀帘欲出,乍被人扯住手臂。蓦然回眸,嗓子眼陡得一跳,差点失态唤出“白龙”二字。
  
  究竟是怪李太白被篝火晃晕了头?还是韩如心无酡的醉颜配以固执且复杂的眼神太像三日擂时韩重言冲下观战台揪他不放的光景?
  
  亦或是……想他了?
  
  霎时间,李太白调整好神色,微微挑眉:“韩二哥可是有话要跟我说?”
  
  韩如心松开李太白臂膀,虚虚抱着酒坛,脚下漂浮得厉害,将撑不住身,脸上却不见丁点醉意,说话一点不打嗝:“你可有什么...

2018-08-07

龙狐传【转载,已授权】

  “老宋。”宋原礼冲毡房外呼喝。
  
  管事老伯命牧民去安顿受训生的决定是对的,早赶此侯着,也算是听到了事情的要害,不敢拖拉,进去毡房后恭敬低下头:“小少爷,老奴静听吩咐。”
  
  宋原礼严肃不了一瞬:“唉……看看这都是些什么事!你们说宋大家主的人会听我这混.账.东西下的命令吗?”
  
  “小少爷,请勿妄自菲薄。”
  
  江云景:“阿礼,这种时候别耍小脾气。”
  
  宋原礼笑笑,总算拿出了天生的气势,不似常年驻守边关的战士,染得一身血性杀气般凌人,出身之高自赋他不同凡响地魄力与大势:“老宋,立刻派人接头驻军,告诉他们,狼族要有动作了,要他们给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时刻保持警惕。另,不管是军队还...

2018-08-03

龙狐传【转载,已授权】

  
  掌事唯诺应下:“是。”
  
  “好了,大伙各自去备好的毡房洗一洗歇一歇,等摆好宴席老朽会派人去通知大伙。”将受训生们带远了去。
  
  四人一同进毡房去了。
  
  华美的帘布盖下,四人神色微化凉。
  
  宋原礼问李太白:“感觉到狼群有异了吧?”
  
  “尸体上有少量狼族的气息。”
  
  “西城离边境的驻营太远,有诸多不便,为了快捷地调谴军队,我家特意在这草原上开了条行军道,只通行调派的军队。这你知道吧?”
  
  “嗯?”李太白不知宋原礼说这些是何意。
  
  江云霆:“阿礼想说狼群是在行军道附近碰上的,大概有一百来匹。我从小到大就没见过这么庞大的狼群,一看就知道是狼族有意聚众狼群。”
  
 ...

2018-08-03

龙狐传【转载,已授权】

  - 第102章 -
  
  狼患
  
  
  解决了当务之急,几位少年脸上仍无喜色,不谋而合地望着满地的狼尸,心事重重地互看了一眼,不作停留。
  
  一行人回到峭崖后仍马不停蹄,直接领着所有人原路返回。
  
  聚落燃起了篝火,掌事的伯伯已盼望多时,马队还离得老远,就已深切地带人迎上,让养马的大汉指领众人将马栓回马厩。
  
  见礼清二人的脸蛋衣衫上全是土,跟从锅底钻出的花猫似得,吓坏了:“哎呦!小少爷,您和李小姐这是出什么事了?没事吧?瞧着脸色恁得不好看。”
  
  “马上摔下去,右胳膊脱臼了而已。死不了。”宋原礼摆了摆左手,将李水清扶下马。
  
  不等管事细问他家少爷这种经年玩马且骑术百里挑一的...

2018-08-03

龙狐传【转载,已授权】

  “走着。”在宋原礼的带领下,策马奔腾,众人浩浩汤汤游去十里外的悬崖峭壁。
  
  黑鹰将此片云空笼罩得乌压压,尖锐的鸣声盘旋在天,荡在崖间。它们在俯瞰着整片茂原,好像时刻都会冲下来给侵入者致命一击,然后,撕裂。
  
  宋原礼一把扯紧马缰,马儿嘶鸣一声,微微翘起前蹄,勾起的唇角赋予他更多神采,眯着一眸,将手中的弯弓被拉成满月:“今夜,就觅点特别的荤给你们尝尝鲜。”
  
  “咻——”羽箭破空直上。
  
  黑色猛禽的翅膀挥不动了,扑了几下便坠落下来,凄厉的鹰唳穿透力极强,回响在天际。
  
  这只落地,宋原礼调身倒坐,又摸来一箭拉个满弓,箭出,第二只鹰落。
  
  都说青丘之西的狐民不仅善马术,骑射功...

2018-07-31

龙狐传【转载,已授权】

  - 第101章 -
  
  礼清
  
  
  蛟族受训生见惯了平阔神秘的海洋,却不识大草原的无垠。纯净美丽神圣。
  
  风吹草低,骏马尽情驰骋,苍鹰翔集阔野。
  
  草碧之柔,天野之苍。
  
  牧羊人手执长鞭,驾马吼着高亢粗犷的歌谣,赶牧而归。
  
  远望聚落包篷下,等待他们的是炊烟袅袅,酣笑美满,牧羊人的歌声更加嘹亮了,与悠扬的马头琴声并行穿梭在一碧万顷的乐土之上。
  
  宋原礼每每回到此地都会再一次被它深深折服,更不必提蛟族受训生,如逢桃花源,醍醐灌顶,心灵得到救赎般沉淀下,安宁中一派欣欣向荣,任何不快都能被暂抛于脑外。
  
  此处鲜少有人往来。
  
  这片草原不单属青丘地界,往西南去,落...

2018-07-30

龙狐传【转载,已授权】

  李太白肚里有话却不知从何而谈,用手捋着下巴,只觉脑子不够用,就差抓耳挠腮。
  
  李水清了然于心:“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
  
  “想当初是谁在亭下夸大其词?信誓旦旦道不撮合成我俩一生不娶。怎么?才知道这样下去会讨不到媳妇儿?你看啊李太白……”李水清挥臂引览四周,“咱们又是处在月下凉亭,此情此景可算对照当时?打脸否?”
  
  李太白躲了躲直来的目光,曾飘于耳畔的刺耳幻音又漫上来折磨他,明知李水清是在说笑,可是,不安、自责依旧泛滥成灾,愈加恐慌之下,怕那场暴雨下现在脑里的假象成真,口舌变得笨拙:“……是我对不起你。”
  
  李水清未觉有异,自然不知此话含义深重,不比她所品的意味

2018-07-28
1 / 31

© 兔子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